Google+

公佈欄

2012年12月7日 星期五

[老畫重提]circumstance

這是我在千禧年時畫的。
由此可以證明,單字記憶的想法存在很久,而且歷久不衰,始終掛懷。

話說薛習年輕時,也曾想做個漫畫家。但為求溫飽,終究未嘗「得逞」。只留下少許敝作,聊做回憶。如今苟延於慘業,仰人以鼻息,午夜夢迴,不知年輕時避險的作為是對是錯。有時不去冒險,最後也讓險境光臨!人算不如天算,不如聽任內心的聲音,做自認有價值的選擇。